风湮雪凌

一条咸鱼

梦里的鬼故事

前段时间做了一个梦,最近一直在想啊想,感觉写出来会是个很大的剧本。
以及,不要跟梦谈合理
(忘记了名字,通通用代号)




主角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有一天被同学邀请去参加一个聚会,路上是坐大巴(……),主角就全程和姬友聊天,姬友和主角同龄,一朵天真无邪小白花,未来的青春偶像剧恶毒女配。

她们到了地方,主角就被敲了闷棍,醒来时发现被绑在一个小阁楼的椅子上。主角努力想逃出去,就死命挣脱,成功吵醒了楼梯下面的狮子(……)。狮子爬上来凑近主角嗅了嗅,主角怕得仿佛要上天,就毅然装死,结果狮子它走了,走了!

然后主角逃了出去,回到了学校(……)

后面就是校园剧,某天主角的好姬友喜欢上了一个男同学,那个男同学还喜欢主角。于是姬友就和主角反目成仇(……)而且姬友因为交友不慎成功的由天真无邪乖巧温顺小白花变成了嚣张跋扈一肚坏水的恶毒女配,死命挖苦主角。而主角又是有点内向的,就被孤立。

某节体育课,太阳大得晒死人,主角一个人站在太阳底下脸色苍白汗流浃背口干舌燥,男同学就送了瓶水,被姬友看到了,对主角的态度变成了挖苦+嘲讽+欺负。

某天姬友没来上课,主角放学回家看见路边卖糖人的摊子上有个和姬友长得很像的糖人,还有颜色。糖人头大身体小,脸色惨白唇色血红,笑得特别诡异,主角打了个寒颤,快步走回家了。

第二天主角就知道为什么姬友不来上课了,因为她在世界各地(……)主角放学又看见了一个糖人,是她同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忘了这之后的几乎所有剧情,只记得后面又死了几个人,都有糖人做成了他们的样子





仿佛一个鬼故事
好想写出来啊啊啊啊
逻辑和合理性?不存在的

二打五输的有点惨,可是怎么都感觉很爽哈哈哈哈😄我弟的李元芳简直爆炸,还被点赞了嘿嘿嘿
贴纸成马赛克系列

排位纪实

召唤师今天气惨了。这是孙膑从召唤师满身的低气压里找到的,还有那双大部分时间都很平静的双眼里的怒气。 看来是排位输了,可排位输是常事,她到底为什么这么生气?
召唤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一个诸葛亮开局骂我方李白,中期挂机。还有一个队友专门送。”扁鹊包扎着伤口,平静地说到。
“我只是想给虞姬姐姐打个皮肤就有这么难吗?”
赛季皮肤是召唤师心头的一根刺,当初因为入坑较晚错过了包括炼金王在内的所有赛季皮肤。这个赛季召唤师醉心于学习,很少摸手机,赛季都快结束了才急急忙忙地上分上段。
四把排位赢一把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召唤师彻底地瘫在了沙发上。
“如果那个诸葛亮是我弟的诸葛亮就好了,好不容易打上了白银二又要掉了。”孙膑还没想好安慰的话呢,召唤师又说:“良良,你说我的技术是不是很菜?”
“没有。”
平心而论,召唤师的技术还算好,虽然没有过五杀,人头数总是不高,但是很少送,大多数都是辅助,顶多网卡时被抓。
“她把那两个队友举报了。”
这就少见了,召唤师脾气很好,被逼急了也偶尔彪句脏话,举报队友就更少见了,虽然有懒的元素在里面。
“不要生气了,明天继续努力吧。”虞姬的声音还有点含糊,应该是睡着了被吵醒的,“很晚了,睡吧。”
“好。”

今天的亲身经历,气不过就写成了段子发发牢骚
好气(´๑•_•๑)

书收到啦(๑✧∀✧๑)☀
撕开包装洗个手就直翻真•结局,满嘴的玻璃渣,便当太多无从下口( •̥́ ˍ •̀ू )
纸张摸起来很舒服,字大小刚刚好٩( 'ω' )و
西施么么哒~(^з^)-☆

真•长评

从第一章就能够看出神蛋的画风,具体怎么样……嗯……说不出来。反正就是有种理智大于感情的感觉。我只能说我特别喜欢这种画风。
你妹儿啊呸尼梅尔从红海挖的那个很天才是人类……乔布斯?说实话看到米迦勒说他经历过什么什么我只能一边想着西施真厉害一边感叹米迦勒年岁之大。不过年龄不是问题不是?然后是拉菲,嗯……这只拉斐尔与众不同。
说真的我一直把“论一个父亲的愿望的朴素性”看成“论一个父亲朴素的愿望”,也差不太多啦。不过米迦勒的愿望还是真•朴素,我敢说这是绝大多数父亲的愿望。
然后就是去魔界啦。无法否认米迦勒喜欢路西法,嗯,喜欢是他说的。米迦勒认为他的路西法无法在一起但他还喜欢他。这一段魔界之行路米有糖也有刀,大部分是刀。后来伊罗斯盛宴我只想说这场摸底大会魔界只摸出了米迦勒的初恋。从客观角度来说魔界失败了,但站在路西法的跟人角度来说这估计刺激到了他,否则他不会喝了半个魔界的酒酩酊大醉然后碰到了怀念过去的米迦勒。H到一半就跳到了旧世。不过继续来新世。
从魔界开始大副本就隐约露出一点了,从魔界回来大副本就开始了。
首先是新闻发布会,拉菲适合做这件事,所以他做得很好,虽然是梅拉梅修罗场。
然后就是纪录片。纪录片的描写很美,特别是神米的时候,这也是我喜欢西施的文字的原因之一。说实话我能想象到米迦勒的尴尬,自己恨不得没人知道的事被彻底地展露在世人眼前,谁都会尴尬。不过更多的原因还是路西法,米迦勒不想伤害他。关于希迪我只能说真厉害啊,能够强行插入纪录片,似乎是嘉姐的功劳?天魔两界打了一场仗之后和谈,路西法和耶和华的愿望不得不感叹真好啊。
最后是拔剑。路米甜甜甜了两个月迎来了修罗场,好想看路西法拔剑的具体行为啊。格林叔叔就这么领了便当真的……猝不及防。
晨星回归然后光暗世界打架,结果西施没写【冷漠】。结局让我险些一口血喷出来,这种要吐不吐的感觉简直了。
其实不看旧纪神蛋是一篇近乎纯粹的路米,但只有加上旧纪神蛋才完整不是?
旧纪的开篇就是耶和华创造光耀晨星,米迦勒搬出梵蒂冈。科尼亚的编号是130,而拉斐尔的编号都到了上万了,这中间的时间该有多长啊。
小路的米迦勒一见面米迦勒就泼了他以桶为单位的冷水,虽然说是为了治伤,但那感觉……心疼小路三秒。
光暗天使的地位差距真心大,雷诺干得好!但是……代表不详还真有点正确,毕竟暗天使因为这个都差点失去他们的陛下。不过拉菲有点偏激啊。
梅塔是个很好的男孩,以及……梅塔是喜欢拉菲的吧。然后就是碰光天使翅膀代表着什么来着?米迦勒弥补财政赤字的方法真心好,不过买脱毛剂也是要费钱的啊,但是这点钱跟小路的羽毛相比真的不算什么啊。
然后圣杯争夺战巨鲸座也就是弗丽嘉现身要带米迦勒回尼伯龙根。虽然弗丽嘉没有带回米迦勒但小路也没有等回米迦勒。还有就是梅塔领便当了,简直……(词穷了_(:з」∠)_)这孩子那么好怎么就轻易领了便当了呢?
后来小路成年啦翅膀硬了敢跟米迦勒正面肛了,他手上拥有的证据证明米迦勒是ω那边的人,其实他这么想……也有点正确吧。
路米和好大干一场琳达死掉迎来了旧纪的最后一个副本,室女座。在旧世小路跟米迦勒提要求,米迦勒说了一大堆其实大家都知道的就是因为做不到。后来室女座现身图兰朵就死!掉!了!说真的这姑娘真心不错。
后面米迦勒悲惨地掉了马甲又光荣地成为了“睡美男”,醒来后和小路摊牌,我就给四个字,爱而不得。
最后米迦勒也死了,死得顺理成章——空间坍塌。
耶和华书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神米真的各种纠结,不过番外基本上满足了我_(:з」∠)_
要孩子的奥丁和还是宝宝的弗丽嘉2333不过每一个孩子到最后都是会长大的。

昨晚上以为发出去了结果打开一看【世界再见】宛若胡言乱语

从前有个智障

请在无视BUG后食用这篇难吃的腿肉XD

从前有一个脑子不好使的暗天使,他看着堕天这个行为在光天使里如此流行就也想试试。于是他兴冲冲地爬上锡兰山顶收起翅膀跳了下去,然而良好的行为习惯让他在跳下的一瞬间展开了翅膀。
所以结局是他失败了。
但是他不甘心啊,身为一个暗天使怎么能够如此轻易的放弃呢?
于是他找了把据说元帅用了都说好的绳子绑住了翅膀跳了下去。
这次他成功了。
所以他被抹杀了。

“阿妈,抹杀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在将一个人杀死后将他存在的一切痕迹都抹去,营造出这个人从来没存在过的假象。”

群里聊天时的脑洞,第一次知道暗天使不能堕天【苦笑】
堕天的地点我实在是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如果不是那真抱歉<(_ _)>)

【除灵记事】


谁曾经没有爱过一个人,青衣曾经爱一个人爱的要死要活,就有了苏衾尉。
“衾”这个字不怎么吉利,当年取名字的时候青衣也不知道是抽了哪根筋。
当年青衣还不叫青衣,她叫苏熹微。
而苏衾尉他爹那时候也不是现在江湖的流传的那样叫柳梧,他叫林恩。
当年他们两个一见钟情,没多久便私定了终身。林恩送给了苏熹微一串类似珊瑚珠串成的珠子,在苏衾尉出生后就送给了苏衾尉。
身为一个阴阳师和一个普通人的孩子,苏衾尉倒也争气,小小年纪便显露的惊人的天赋。
奈何天意弄人,苏衾尉七岁那年,四国之间连年的战乱已经波及到了帝都,而首当其冲的,便是临安城。
临安城这块地自古便有了“细柳扶疏,钟灵毓秀”之美称,出了不少名满天下的英雄豪杰与文人墨客。
而战乱中的临安城在细雨青柳间溅出了鲜血肉沫,横贯整座城池的临安道整条路上便是三步一刀剑,五步一尸骨,乱葬岗上尸体堆积如山。
苏衾尉当时尚且年幼,跟着脱离了家族的父母四处逃避战乱。
帝都可谓是当时最安稳的地方,成百上千的流民挤在城门口,被守卫赶着稍不留神便血溅三尺。
早在几十年前有一宦官打着招抚流亡的旗号抓了不少无辜百姓当奴隶,而在这乱世也是出了个该被钉在城门上的官员。
那官员捉了苏衾尉一家,打算父子当奴隶,母亲留着当小妾。
苏衾尉被爹娘护着逃了出去,死里逃生仿佛上苍保佑般竟一路颠簸着回到了临安城柳家。
到了柳家那串珠子便被一孩子抢了去,而苏衾尉也知道了他们的遭遇竟是柳家所为。
当时苏衾尉人小力微,恨是恨了,却没有办法报仇。

【除灵记事】


出来的第三日苏衾尉起了个大早,天边还残着淡淡的月影。什么都没吃便从郁家的后门溜了出去。倒不是贪玩,只是他有件事不得不去做。
昨夜下了雨,空中漫着薄雾。
匆匆的步履踏过青石板,路边槐树的叶尖儿落下些许清露。苏衾尉停下脚步,眼前是一间不知荒废了多久的破庙。
挥开眼前的蛛丝,感觉熟悉的气息愈来愈近,苏衾尉激动得指尖微颤。
红衣的女子坐在横梁上,衣带飘飘,乌发长垂。
苏小公子在横梁下仰起头,恰好撞上了红衣女子的目光。
那女子微微一笑,皮肤在红衣的衬托下愈发白皙,一双杏眼眯成了月牙。
青衣这容貌,在厉鬼里也算是出类拔萃了。
苏衾尉后退一步垂下头,手指在衣袖的掩盖下悄悄捏了个诀。
青衣跳下横梁,红衣在空中好似一团火焰。赤裸的双脚落到地上带起一串悦耳的铃声,恰好掩盖了细微的液体流动声。
她一落地,便有两条锁链迎面袭来。她也不躲,任由锁链将她牢牢地捆住。
苏衾尉偏着头看她,眼里是藏不住的激动。
“你要,便拿走吧。”青衣终于开了口,眼神温柔。
仿佛得到了应允般,苏衾尉伸出手缓缓探进她的腹部,手掌微动,便抽了出来。
看着苏衾尉手中还沾着些黑色液体的银色珠子,微微一动便挣出了锁链。眉眼含笑的模样竟与苏衾尉有些相似。
珠子在苏衾尉手中化成了烟雾,尽数钻进了他的身体。仿佛生平夙愿得以实现,青衣启唇微叹,却在下一秒被苏衾尉的话惊得全身一颤。
“娘,你说,我的东西,我该不该要回来?”

日常短小

【除灵记事】


昨儿个从临安城出了个阴阳师,他是知道的。但没想到,这阴阳师居然会到他家来。
众所周知,阴阳师只要出了临安城,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撑不过半月。若是除灵,则撑不过七日。
而这阴阳师自从到他家来,不好好的待在客房,倒想时时刻刻地待在他院子里。这倒不算什么,据那十五六岁的小阴阳师说他院子里有个几百年的地缚灵。
让他觉得刺眼的是,这阴阳师小公子明明时日无多,却偏偏眉开眼笑的,没有半点将死之人的绝望。来院子里次数多了后几乎次次是被仆从赶了出去,这小公子也不恼,照常一袭白衣晃悠来晃悠去。
也罢,既是将死之人了,也就多顺着吧。
当小公子被人告知能自由进出大少爷的院子时,苍白的小脸多了些神采,一双桃花眼仿佛放了光,眼角微微上挑。
莫名的勾人。
偶然路过的大少爷如是想。

傻白甜系列,日常解压。

神蛋伪•长评

  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想给神蛋写个长评
  啊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写评论,就按照语文课阅读理解那样写算了(望天)
  
  
文笔:
  神蛋全文几十万字通读下来几乎毫无障碍(那个几乎就是针对我(눈_눈))
  文风磅礴大气又细腻。磅礴可描写战斗引人入胜;细腻可描写感情刀片齐飞。
  
刀、糖与便当:
  神蛋的作者西施太太刀收发自如,而糖里面也总是夹着刀。
  刀大部分都在感情与便当上,套用萌段子太太的话来讲就是“说领就领的便当”。
  从图兰朵到梅塔到琳达到米迦勒再到格林,便当和刀发得毫不手软,就连旧纪里路米第一次H都混杂着玻璃渣,而我们这些神蛋粉们就默默地咽下玻璃渣准备催更大业。
  糖的话旧纪神米甜甜甜,还有米迦勒还没暴露身份之前的路米姑且也算甜。
  拔剑前路米言情风写得棒棒哒。
  据太太说新章会有神米糖,耶!\^O^/
  
CP:
  神蛋是个路米文,但是里面各种CP神米米周尼米米拉米丽神路梅米玛米路丽拉梅玛路天米双米奥丽奥路等拉郎配和毒品层出不穷,让人各种目不暇接。
  然而……
  
  
  妈的现在缺粮啊(ノ=Д=)ノ┻━┻
  
人物和设定:
  神蛋里的人物很多,但是单个拎出来都有自己的特性。
  神蛋拉和天神拉的区别巨大,西施笔下的拉菲让人眼前一亮:哎呀妈呀这个拉菲好带感好喜欢^_^
  很多设定都很带感,比如黑荆棘暗天使四神族光暗世界光暗天使怨世界树晨星大循环什么的各种高大上,而且都是我无论怎样也不会想出来的脑洞,渣渣膜拜西施太太(无数次想抄袭西施太太233333)。
  
杂:
  神蛋的背景和世界观极其宏大,再加上各种设定和人物个性,使这篇小说基本跳出了天神右翼同人的圈,在我眼里几乎属于原创ˊ_>ˋ
  然后是政治。
  西施关于政治这方面写得很好,上位者的决定产生的反响也很真实。
  但我的政治课本现在正处于一个“心灵鸡汤(同桌语,万分贴切)”的状态,所以我完全就是个政治废!【捂脸】关于政治的部分都是不明觉厉地看下去的【捂脸遁走】

为了凑个字数就说一下我看神蛋的路程吧:
书旗→晋江→乐乎→贴吧→乐乎

啊对了,其实我也是萌段子太太的小迷妹^_^  
  
  啊~西施,看在这七百多字的份上容我催下更。